网上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 法国 >

我在20个持枪法国警察的注视下去巴黎看了场时装秀

  原标题:我在20个持枪法国警察的注视下,去巴黎看了场时装秀 2018年1月20日下午,我在20名法国

  2018年1月20日下午,我在20名法国警察荷枪实弹的保护下去了一趟「Grand Palais - 巴黎大皇宫」。

  修建于1900年世博会的巴黎大皇宫曾展出过包括梵高、毕加索和达利在内的许多艺术家作品,现在仍是法国人心中最高地位的艺术展厅。

  这次的大皇宫门前,拉起了长达100米的警戒线名持枪警察在来回跺步,神情严肃的注视着线外蠢蠢欲动的人群,生怕有人丧失理智翻越警戒线。

  大皇宫的路口已被警车设卡安检,地图上香榭丽舍大道的颜色已被堵得由红转黑。

  所有即将右转的车辆都被喊停进行严密排查,他们只是路过大皇宫门前,但倘若你想再一个右转直接驶入大皇宫,你还需要一张「CAR PASS」。

  眼尖的观众老爷们会发现这是一张来自Dior Homme的CAR PASS,这次大皇宫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全是因为将在这里举办的一场秀:

  一周前,我在瑞士参加2018 SIHH日内瓦表展时收到Dior Homme的邀请去巴黎看秀,所以18号当天坐上了从日内瓦飞法国的航班。

  日内瓦是法语区,离法国也非常近,有很多在日内瓦工作的人家住在法国,我曾经直接从日贝瓦的酒店步行到法国去购物。

  在日内瓦机场,甚至不需要安检就可以直飞法国。我乘坐的是公务舱小飞机,在座位上看到和MA-1飞行夹克的左臂多功能口袋上一样,写着「REMOVE BEFORE FLIGHT」字样的红色飘带。

  这个红飘带是航空航天领域最经典的视觉符号。飞机在起飞前,有些保护性的辅助装置,例如止轮块、空速管等等必须被移除,因此会被系上「REMOVE BEFORE FLIGHT」的提示标签。

  时装周期间,很多看秀的人都会集中住在市中心的酒店,品牌通常会把给嘉宾的邀请函直接寄到酒店。

  这次我在巴黎Check-in的酒店正好紧挨着Dior办公总部,前台小姐从众多邀请函信件当中翻了很久,终于找出了我的邀请函。

  它设计的就像一张海报,在正面写明了秀的日期、时间、地点,以及我的座位号码。

  「Atelier」是法文「工坊」的意思,「3,Rue de Marignan」则是Dior Homme的工坊地址:巴黎八区马里涅街三号。

  坦白说,光看这张邀请函已经打破了我曾经对Dior Homme的固有印象,让我对这场Show充满了好奇。

  1月20号下午14:00整,司机师傅准时到酒店接我去看秀地点,这几天巴黎一直下着小雨。

  我和师傅聊了一阵子法国驾照,终身12分,积满分的话得进驾校重修,但他在法国开车从来没遇到过交警查车。

  14点20左右,我到达大皇宫,就像文章开头跟老爷们描述的那样,警察在路口设置了关卡,只有出示了CAR PASS才能放行。

  过了关卡之后,虽然离正式开秀时间还有40分钟,但大皇宫的门前已经挤满了人,几十个持枪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这名工作人员手里有一份印着照片的List,应该是重要嘉宾名单,看起来有3-4页,每到一位就做一下标记。

  第一类往往占据了入口左右两边的黄金位置,他们会跟拍明星和时装圈子里的大人物,通常都要提前几个小时过来踩点,占位置,不然拍到的只有其他摄影师的后脑勺。

  他们最喜欢那些没有知名度的潮人,因为他们通常很好说话,不管你要哪个角度,都能配合。

  因为Dior Homme秀的分量,所有知名的街拍摄影师都会来,而这些摄影师又吸引了大量的潮人,不管他们有没有邀请函,都会穿上各种联名限量款来这里拍照。

  比如这位穿Gucci牛仔刺绣外套,脚踩Yeezy 700老爹鞋的小哥。不过因为这两位超过了警戒线站在了马路中间,很快遭到了警察的驱赶。

  另外两组潮人就没那么幸运,看得出他们的精心打扮。他们眼睛不停来回张望,但走了好几圈始终没有得到摄影师的垂青。

  还有些重量级的潮人,比如FEAR OF GOD主理人Jerry Lorenzo,当他出现时,吸引了所有街拍摄影师的镜头。

  一个路过的老太太告诉我很多摄影师根本不知道这个男的是谁,但也会跟着狂拍。

  我在场外转悠了差不多20分钟,准备开始进场,工作人员接过我的邀请函,扫了一下邀请函上的金属条,才把我放进去。

  进入内场,看到玻璃穹顶之后才感觉是真正到了大皇宫,真正到了巴黎,处处透露出的法兰西艺术气息是它成为每次时装周最常用场地的原因。

  进场后大家似乎都没有急着去找座位,而是选择在人群中Social,因为只有这种大秀,才会把业内最有名的大佬聚齐,大家都在介绍自己,认识朋友。

  在邀请函上已经表明了每位嘉宾的座位号,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座位上面也标明了名字。

  大牌的秀都会请大牌的摄像师们来进行操作。他们通常早就在巴掌大的一块指定区域架好了设备,好像每场秀他们都是这么挤在一起,大家都很有默契,能够找到自己理想的角度和方位。

  为了拍出最好效果,每当模特进入镜头视野,摄影师通常都会连拍10-15张。成片要求清晰自然,照片中模特的眼睛必须睁开,在前面的那只脚应该着地。

  我观察了下身边的嘉宾,身边这个墨镜小哥很眼熟,是Instagram上很火的Supreme Boy:来自英国的Leo Mandella。

  一般秀场坐在前排的名人都会穿上该品牌的最新款,出了名爱穿潮牌的Leo Mandella这回穿的是Dior Homme上一季很火的老爹鞋。

  时间已经到了15点,这是一天中办秀的黄金时间,虽然理论上要开秀了,但按照惯例要等到最重要的嘉宾到场才能开始。

  对于这次Dior Homme的秀来说,最重要的嘉宾无疑是老佛爷Karl Lagerfeld。我没在现场看到他,也是刷了微博才看到他在现场和全球最毒舌的时尚评论大妈Suzy Menkes的合照。

  Karl破天荒的留起了胡子,他上一次留胡子还是70年代在Chlo任职期间。

  差不多又等了20分钟,灯光突然变暗,只有彩色光柱的光从透明玻璃盒中透出来, 伴随着Alphaville演唱的「Forever Young」,第一个模特登场。

  作为90年代的时尚标杆人物,超模Cameron Alborzian身着黑色经典双排扣正装,而且这套正装有极其明显的Dior Homme风格:瘦。

  不仅整体修身剪裁,就连上衣的驳领和双排扣的间距,都要小一号。然后,他没系鞋带。

  接下来的大叔级超模Alain Gossuin实在让我觉得惊艳,他夸张的绿色翻毛驳领让现场的人不约而同纷纷拿起了手机拍照,我发现他也没有系鞋带。

  随着模特悉数登场,服饰的风格开始从正装变得街头,出现好几层的叠穿搭配,把高领衫,Polo衫,正装,大衣这些衣服都组合在一起,颜色运用也开始大胆。

  一般一场时装秀的时间大致是15-30分钟。这次Dior Homme的秀大概持续了不到20分钟,所有模特鱼贯而出,我数了一下,一共49个Look,在男装秀里数量算比较高产的了。

  整场秀看下来给我的感觉像是贯穿了从男孩到男人的成长过程。创意总监Kris Van Assche除了使用年轻男模外,还动用了5位老腊肉级别的顶级男模。

  秀结束以后,大批的人开始往外走,到外面以后发现,人群并没有因为秀开始而退去。

  摄影师又开始狂拍走出来的嘉宾,当看到明星时,摄影师会奋力大喊明星的名字,特别希望他们能看一眼自己的镜头。

  大概16点左右,我在场外看到了宋钟基,大批摄影师和粉丝都骚动起来,纷纷跑到他前面,隔着一定距离拍他,一路从出口追到专车旁边,仿佛现在才是这场秀的高潮所在。

  一个穿军绿色外套的姑娘是专程来看宋钟基的,但是因为太拥挤,她什么都没拍到。旁边一个中国留学生拍了拍她肩膀,安慰她说:没事儿,以后还有机会。

  又过了20分钟,所有明星都相继离场,这时摄影师都开始放松下来,开始三三两两的凑成一堆,互相分享彼此拍到的图片。

  我在不远处看到一个摄影师,已经拿出电脑连上了相机的数据线,开始检查图片的拍摄效果。

  16:30,我回到酒店房间就看到Dior Homme送来的卡片和鲜花,时间掐的真好。

  「BERGAMOTTE」是覆盖全法国的知名花店,店名是意大利语「佛手柑」的意思,不过他们大多送的是玫瑰和月季。

  收到花的我知道这次Dior Homme大秀的行程还没有完,去现场看秀主要是领略设计师想要传达的精神。

  但正如邀请函上的「Atelier - 工坊」这个词,如果你想要仔细研究这次秀上的衣服,你还需要Re-see。

  第二天14:00,我去看了Re-see。所谓Re-see,直白的翻译就是再看一遍。

  在昨日的大秀后,Dior Homme会在其总部展厅把秀场的衣服静态展示出来,为了能让大家进一步的看到所有服装的细节。对于我来说,主要是去看它的设计与工艺。

  在1974年2月12日举办的高级订制时装秀上Dior首次推出收腰的Bar套装,至此Dior开始强调收紧的腰线设计。

  下面这套正装我在秀中并没有注意到,它被摆放在展厅中最显眼的位置,并在胸前附了一张在1947年闻名世界的Bar套装。

  对我本人而言,这次Dior Homme最吸引我的是在传统男式正装上的突破。改变谁都会,但改完后还能保持正装的严肃性毫无违和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

  比如跟我们常见的戗驳领不同的是,Dior Homme把两片戗驳领做成了十字对称的交叉设计:

  还有这套将双排扣与单排扣结合的正装,也是我特别喜欢的细节之一。7粒扣的正装以前从没见过,但我挺想穿。

  我有一个坏毛病,每拿到一件衣服总会仔细看它的走线,为此很多衣服都被我打回重做。

  但这次Dior Homme对细节的追求,很让我惊艳。比如这件皮衣的走线,每隔一段就有一个橙色的交织,如果你不拿起来仔细看,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

  对于图案面料的处理也没有毛病可挑。比如我们常说的条纹服饰的「对条」,都处理的一丝不苟,每条线在拼接处都对的很齐。

  就连在胸袋上,也有明显的「对条」。对条的条纹面料裁剪会比素色面料多花费至少2/3的时间,且每件衣服要多用10cm左右的面料。

  甚至是像下面这件上衣和包上的不规则图腾,不同裁片之间也拼的非常整齐,看上去就像一个整体,这大概需要额外多费30%的面料,也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找到能对应起来的面料把它做成裁片。

  一是指Christian Dior先生回忆录中的一段话:「如蜂巢中忙碌飞舞的蜜蜂- 这就是我首次发布秀时工坊的模样。」

  还有一个则是因为拿破仑曾把蜜蜂作为法兰西帝国的象征,蜜蜂一直都是包括拿破仑在内欧洲贵族最爱用的装饰元素。

  象征70年代「Rave - 锐舞」精神的文身图腾出现在了衬衫、皮鞋、帆布高帮跑鞋的鞋带上。

  我第一眼看到时,也犹如被冷水浇头一般,这和前面那几套正装,风格也差太多了。

  我估计这批图腾系列会是这次最受争议的系列,但无论你觉得它是杀马特,还是对大众审美的颠覆,如果一个男人能自信的穿着这一套衣服站在我面前,我觉得还挺酷的。

  此外,我还找到了在秀场上见到的冲锋衣+Blazer+Polo衫+衬衫的终极叠穿式「美团王者外卖套装」:

  两类完全不同的风格出现在同一个秀上,无论严谨正统还是街头休闲,仿佛都有品牌的文化根基和理念在里面。看到设计师的作品就好像是和他本人的一场对话。

  但Dior Homme却能真正玩起来,而且在工艺和创新上也绝不含糊,这是潮牌和百年工坊之间巨大差距所在。

  最后我想特别提下这对老夫妇,在我到达现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那里,而当我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离开。

  但据我观察,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从来没有想当一个等待被街拍的潮人,而是规规矩矩的站在警戒线后默默当个观众。

  就好像来巴黎的第一天,我在卢浮宫附近的一家书店闲逛,有一个角落里所有的书,都是D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