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 法国 >

2018巴黎-鲁贝线段石头路中英对照+简介

  今年的巴黎-鲁贝线路有小改——石头路段数为29段不变,但是换了2段石头路,另有一条石头路的行进方向对调。石头路总长度由2017年的55公里略微缩减为54.5公里,从倒数第23段石头路起一切照旧,因此赛事的格局不会受到明显影响,决胜关键还是阿伦堡森林、蒙桑佩韦勒、大树十字路口等高难度路段。

  比赛的第一段石头路,带一点缓下坡,速度很快,经常爆胎。这段路经常比其他路段更加泥泞。

  2017年加入的新路段,虽然是被重新翻修的,但是设计者Thierry Gouvenou认为其难度不简单。

  今年的比赛将以相反的方向进入这段4星级难度的石头路,该路段中间有个90度拐弯,变换方向之后是一个缓下坡。

  今年新增的两段石头路中的第一段,进入该路段后会有一个60锐角弯,但是难度不高

  紧接着上一段石头路,出来之后就会和后援车分流道汇合,谢天谢地没在23-21石头路段中机械故障吧。

  和上一段路之间有10公里的喘息之机——这也是比赛后150公里最长的“石头路真空地带”。在这段路的战况会让人窒息,因为所有人都会瞎JB拉,为下一段臭名昭著的石头路抢位置。

  巴黎-鲁贝最著名的一段五星级石头路,很多车队副将的终点线。这里的路况令人发指,石头凹凸不平,坑洞阴沟密布,加上组委会设置的护栏,你无处藏身。石头的表面随着长年累月的使用而锃亮,虽然这里在平日不通车,但是比赛前都会被清扫干净。碰上下雨,这段路会像溜冰场一样滑。阿伦堡森林也被设置了队车分流道,因此各大车队必须派技师守候在此地以应对突发情况;当然,到此观赛的老车迷们也会带上一对轮子,碰运气看能不能换来职业车手们的顶级碳刀。

  虽说阿伦堡森林不会直接决定比赛冠军,但是对比赛格局的影响也是很重要的,一旦在此处落在集团中后部,而又碰上一次摔车(概率极大),你的鲁贝征程就结束了。

  又一个让阿伦堡森林受害者们直接退赛的机会,接下来还有一段令人恼火的长距离石头路。PS:这段路之所以被称之为“吉布斯桥”,是因为外号“吉布斯”的法国车手吉尔伯特·杜克洛-拉萨尔(Gilbert Duclos-Lassalle)于1992和1993年的比赛在此发动进攻并获胜。

  所有石头路中最长的一段,“L”形的赛道给了各位车手充分的爆胎机会。虽说这里的石头不算凶残,但是在队车被分流的情况下,你容不得任何不合时宜的坏运气。

  经常被拖拉机使用,也经常比其他路段泥泞。这段路有3个直角弯,也经常会让一些热门选手翻车。

  一半的路是专门为巴黎-鲁贝而铺设的,在2007年被引入比赛。路段的前段有起伏,道路右侧的石头缝正好能让公路车轮子中招。

  短暂的喘息之后进入奥尔希,这段路的前1100米较为平淡,但是后600米有缓上坡,路面情况也会变差。

  2.7公里长的路段,曾在2007-2008年因为石头损坏而被移出比赛。尽管经过修复后在2009年重返比赛,但是路况也不太好。比赛来到这里已经超过200公里,而且大战一触即发。

  最后50公里,这段五星级石头路会让比赛形势彻底打破。这段路的初段是缓下坡,车手们会以高速杀入,并且迎来两个简单粗暴的直角弯。这段路也是发动进攻的绝佳机会。2016年,坎切拉拉在此路段滑倒,彻底失去了争冠的希望。

  2014年环法曾被使用,尼巴利正是在此地拉开对手。这里的两个左急转弯经常会引起摔车,而且观众经常会遮蔽最优的选线 Templeuve (Moulin-de-Vertain)唐普勒弗(韦尔坦磨坊) 0.5km ++

  直路,而且很新,2002年的百届巴黎-鲁贝上被引入,并且被使用至今。这里是摄影师的最爱,因为那个磨坊大风车是沿途一大亮点。

  进入最后30公里的标志,大部分车队只有两三个人了。从这段路开始一直到大树十字路口结束,队车都会被分流,求神拜佛别爆胎吧。

  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这段路的路况变得糟糕,也是热门车手发动进攻的理想窗口。

  这段路的路况会从糟糕变成更糟糕,尤其是最后300米。道路两边的石头如锯齿,极易造成爆胎,在此处爆胎将让你功亏一篑。

  大集团分崩离析的最后机会——如果还有集团。石头路好手发动进攻,甩掉所有冲刺手的最后机会,在这里,集团里的所有朋友都会绝交。这里会聚集大量的车迷,有时也会给比赛增加X因素,还记得2013年在此地相继被坑的快步车手吗?

  进入鲁贝竞技场之前的最后一段街道式石头路。这里被命名为“查尔斯·克鲁佩兰地带”,是因为克鲁佩兰曾赢得1912和1924年巴黎-鲁贝,并且被现代主义画家让 · 梅钦赫尔(Jean Metzinger)画进了著名的《Au Velodrome》里。